矿建人的悲催

又是一年年底,正准备写停工措施,看到几个朋友发的笑话,放松之中,看看俺们矿建人的悲催吧。
一个平煤人去世后,和上帝喝茶。上帝问:“你在500强企业上班,工作很轻松,你还没到退休年龄,怎么就死了?”平煤人好像遇到了知音,激动地说:“我亲爱的上帝,你知道平煤人有N种死法吗?”“说来听听?”“好吧!绩效工资骗死你,别人奖金吓死你,双基检查累死你,各种考核烦死你,职称评定等死你,上级领导压死你,房子车子想死你,造假资料抄死你,竞聘上岗玩死你,检查资料赶死你,机构改革急死你,假期加班累死你,不涨工资穷死你,调动工作卡死你,光辉职业哄死你,一生操劳病死你……”“行了行了,有完没完啊?”上帝认为他太能说了,如果每天都这样絮絮叨叨,定会打扰天堂的幽静,于是把他打入地狱。刚过一星期,阎王就满头大汗地找上门来:“上帝呀,快把他弄走吧!”上帝问:“怎么回事?”阎王说:“地狱的小鬼们都被他的考核激活了,天天忙计分,填表格,搞内部市场化,交心得,谈创新,要用考核提升冥界实力,他还要我去推广双基考核、内部市场化考核、科技市场考核,最无耐的是他说我们在地下工作,一定搞好瓦斯区域治理工作,瓦斯一超标,就要把所有的小鬼撤到地面去,还要组织上岗培训,上岗前要先背一遍两述法,并且要让小鬼们都会风险预控,不踩红线,所有工作都要按流程走”上帝大怒:“让他上天堂,看我怎么收拾他!”一个月后,阎王遇见上帝问:“亲爱的上帝,那个忙着考核的煤化人被您收拾得怎么样了?”上帝停住脚步,回答说:“你这样同我说话,犯了三个错误:第一,你没有按流程上报来天堂的检查通知;第二,这个世界根本就没有上帝,只有职工才是上帝;第三,我没有时间和你闲扯蛋,我还有一节领导干部上讲台、到基层单位帮扶指导还没完成哩!最后,我再警告你,以后和我见面的时候,必须按流程来!”阎王目瞪口呆之时,上帝的秘书弱弱地提醒说:“刚才还漏了一点,还要开发管理创新料。”最后,上帝对阎王说:“请把我这篇关于考核的论文传达给每一个小鬼:《平煤是个好企业》——虽然下班晚,但是上班早啊!虽然不起眼,但是责任大啊!虽然奖金少,但是扣得多啊!虽然人员少,但是任务多啊!虽然福利薄,但是制度厚啊!找工作就应该找这样的:赚着屈指可数的工资,做着关系民族兴亡的事情!拿着卖白菜的钱,操着卖白粉的心!工作是高端大气上档次,工资是低调奢华有内涵!

曾经的记忆啊

矿山兄弟工作忙,凌晨四点就起床
不畏寒暑把班上,难买市区一套房
名车豪宅不敢想,人已麻木心已凉
没有追求没梦想,三餐不愁心愿偿
煤矿领导都一样,肥头大耳黑心肠
老白汾酒桌桌上,美酒佳肴天天尝
山珍海味肚里装,吃饱喝足打麻将
哪管工人活与死,谁有意见草谁娘
煤矿区队他称王,抽经扒皮活阎王
摁住工人往死干,加班加点很正常
不连工人带的钱,工资就有二十万
自己从来不下坑,花钱送礼跑官忙
我挖的是煤,身上流着汗水
我深深的爱着你,我心里饱含着泪水
瓦斯突出,一声巨响
我感到恐惧,怕的却不是死
我倒下的瞬间,眼前浮现着你们母子
我挣扎,却无能为力
我焦急,却身不由己
想到数十万的抚恤金,我的嘴角有了笑意
我倒下了,消亡了,解脱了
长长的巷道,是我走不完的路程
漫漫的黑暗,淹没我灰暗的青春
昏黄的矿灯,无法照亮我的人生
运转的皮带,拉不走我的伤痛
肮脏的窑衣,难以抵挡刺骨的寒风
厚厚的煤尘,侵蚀着我的生命
流淌的汗水,记忆我命运的年轮
劣质的香烟,燃尽我的激情和美梦收起